文字是难受、体悟、极乐的满溢。
试着写一些什么
宣泄一些什么
最后明白一些什么
得到某种治愈。

14 从此,它成了我的幸运数字唯一的永恒的    2
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 是多巴胺 很多很多的多巴胺 是幻象 是走路都会不自知上提的嘴角 是两人間的氤氲雾气 是欲望 是心甘情愿的绑架 是密语 只有我们可以知道 是一个孤岛 在那里我们相互依偎 赤身裸体 我们把心 掏出来 给彼此看见 它 跳动着 跳动着 以相同的频率    1
嗯......第一次被他吻的时候我觉得就像是被狗舔了一般。 真的吗那你为什么不拒绝?然后呢,发生了什么?尴尬吗? 我觉得他一点都不觉得尴尬,但是我就是没有拒绝,即使感觉很恶心,他的舌头一直想要往里流窜。 我几乎都快忘了怎么结束,总之我手足无措,我没有给他回应(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也没有推开他。 他在什么情况下亲的你啊,说话的时候?说到一半就吻上来了? 他潜到我身后,抱着我,抚摸着我,然后,咦......在我身后是怎么亲的我?我也忘了,但是好像他又不知不觉出现在了我右边,接着凑过来。他满身酒气,嘴...    2
今天闯入一个阴井盖下的蚂蚁王国他们慌忙逃窜 但竭尽全力保护 那颗金银剔透的卵子 这多半和我最近的经历相似我闯入了 他这只蚂蚁的王国里面也是一样有黑黢黢 四通八达的甬道 一样的让我目不暇接一样的让我手足无措一样的让我惊叹不已 我想要爱上他这个孤独的国王这只强大的蚂蚁    1
你用诗宣告了爱情 偷走了我两夜的睡眠 两天的食欲 我要把你从我脑子里踢开 可是我想抱紧你 我想我 掉入了你的圈套 我是你的猎物吗 而我只知道你是一座冰山 深不见底  
你像一个精神黑洞鬼魅 幽深狂吼着要吞噬我我害怕地闭上了眼睛心却颤抖着我是你的幻象吗你是我的幻象吗不管它幻象是爱情的语言你听见我说话了吗然后你把我驱赶到了一个荒岛岛上的每一棵树都写着你的名字    1
我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想你 我的胃在想 你饿了么 我的食指在想 你失去的感觉回来了么 我的肚子在想 今天脂肪是不是又多了0.1g 我的肺在想 你又烟雾缭绕了么 我的脑袋在想 你在想我 我的嘴巴告诉我 你正在笑  
夜深,很靜,靜到幻覺可以發出聲音。咕嚕,咚,沒有擬聲詞可以形容。或許是,熱水袋煮沸的聲音,但要小一個量級。 可是那不是幻覺,不是肚子,是十二指腸在隱隱作響,隱隱作痛。 我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又是怎樣一副場景。在每個零點,胃酸汩汩流出,侵蚀着肠壁。粘膜,粘膜下层,肌层,浆膜。不知哪道防線已經崩潰,或臨近崩潰。是否已經潰爛成一個火山口,還是只是在表層積蓄著力量,可只剩一層漿膜了也未可知。即將面臨穿孔的災難?食糜明目張膽地進到腹腔,那會是怎樣一番景象。腸上皮細胞會不會在侵蝕又重建的枯燥乏味中絕望,然後變壞,變得面目全非,變得無孔不入。這樣想這,無法入眠。 ...  
   1
 

© 迷羊 | Powered by LOFTER